热点推荐:

《狗十三》观后感:生活,请对孩子温柔一点

发表日期:2020-05-19 | 来源 :www.92wenxue.com

  《狗十三》观后感:生活,请对孩子温柔一点

  文/能能妈

  在全程低气压中看完《狗十三》,一边吐槽剧中父亲的专断,一边感谢自己的父母没有那么强权,内心还在悄悄反思有没有因为自己的情绪“迫害”过能宝。

  还好,她挨过的为数不多的几巴掌(屁股上)都是有理有据的。

  电影里的冲突,从报哪个兴趣小组开始。我很不理解,报哪个兴趣小组就能学好哪一门课吗?为什么老师会因为兴趣小组的事请来家长?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乖巧懂事,所以我的父母没有被老师叫到学校接受过“教育”,但我知道,在老师面前,家长一般都会认怂:老师说的永远都是对的。所以当李玩不愿意修改兴趣志愿时,她的爸爸用了强权。

  李玩生气地跑了出去,这个时候如果爸爸跟她解释一下:高考不能偏科,报了英语兴趣小组趁机把英语成绩提高一下,挺好的,喜欢物理可以继续学习嘛。如果顺便道个歉,当然更好。可是爸爸没有道歉没有沟通,而是给李玩钱。

  成人的世界里,钱能解决一切,给钱胜过千言万语。可是很多时候,孩子需要的只是一份道歉,一份尊重。

  给钱没能哄好李玩,爸爸送了一只狗。对于这只狗,李玩是拒绝的。可她毕竟还是个孩子,小狗的乖巧粘人吸引着她,他们很快成为最亲密的朋友。

  在爷爷奶奶眼里,爱因斯坦只是一个畜生,可是李玩把她当成了自己。对于有些成人而言,孩子也只不过是一只宠物:心情好的时候,恨不得捧上天,心情差了就拿他出气。在成人的世界里不如意,就在孩子面前找回威风。

  可是宠物对于孩子,却是玩伴甚至知己:陪她一起开心,陪她一起哭泣。即使心情不好,李玩也不拿爱因斯坦撒气。所以当宠物狗走丢时,全家人都觉得无所谓,一只狗而已。只有李玩,发了疯的寻找。

  我一开始也无法理解李玩的歇斯底里,直到后面看到她是单亲家庭,又是留守儿童,才明白她的痛苦:对于父母她仿佛可有可无,爱因斯坦是她唯一可以完全拥有的东西。

  小狗的依赖让她感觉到了被需要,她把对父母亲情的爱,寄托到了这只小狗身上。可是现在,爱因斯坦被弄丢了。

  如果爷爷知道道歉,而不是觉得自己的腿摔伤了就没有错了。

  如果爸爸懂得沟通,而不是弄碎李玩手里的啤酒,再把她痛打一顿。

  如果后妈没有,用另一只狗来冒充爱因斯坦,还借题发挥说李玩是对她有意见。

  李玩也不会封闭自己。

  她慢慢接受第二只爱因斯坦,想与家人和解。她的心依然柔软,所以在看到老师打死蝙蝠后赶紧把栅栏上的爱因斯坦抱回。然而生活没有因此手软。

  她陪弟弟玩,弟弟不小心摔了下来。虽然后妈没有责备,却再也不掩饰对她的防备。

  弟弟打伤奶奶时,父亲没有像当初对她一样责备甚至殴打,而是抱起弟弟轻声安慰。

  她找同事诉苦安慰,表姐带着父亲来“捉拿”。

  她再一次认清了成人的虚伪,再一次关上了还未完全重开的心门。

  孩子像宠物一样,谁对他好他就会对谁温柔。所以被弟弟激怒的爱因斯坦,在李玩的安抚下平静下来,而经常捉弄爱因斯坦的弟弟,在拉臭臭时被爱因斯坦咬伤。

  如果爸爸没有一言不发的把第二只爱因斯坦送走。

  如果爸爸及时告诉她爱因斯坦在收容站。

  如果爸爸没有借口给她庆功其实在宴请生意朋友。

  她也许还是那个李玩,那个敏感任性但善良柔软的李玩。可是没有如果。周围的一切都在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蹂躏她,让她成长。

  后妈的训斥,爸爸的失约和双标,表姐的背叛,甚至是男同学的移情别恋,都让她对这个世界完全失去信心。她再也不会信任任何人。

  知道第二只爱因斯坦死了,李玩本该愤怒,可是她对爸爸说谢谢。

  在街上遇到爱因斯坦,再一次见识到成人信手拈来的谎言,她跟对方说对不起。

  她说,好怕当时爱因斯坦认出她来扑向她,还好没有。其实她多么希望爱因斯坦认出她,把以前的李玩带回来。可是爱因斯坦也已经被新主人驯服,就像被驯服的自己。

  爱因斯坦,永远的离开了,楼上那位没伤害过任何人的“鸟人”也被当成精神病抓起了,李玩和过去的最后一点牵扯,断了。

  影片最后,李玩的弟弟,4岁不到就学会了察言观色。李玩冷漠地看着弟弟在滑冰场里摔倒哭泣。这些她曾经经历过的,她的弟弟正在经历。

  电影结束,低气压却没有散去。我们都是从那个年代长大的,乖顺的或者迟钝的孩子受的折磨少一些,成长的过程得以顺应天性。那些个性鲜明的孩子,有的被打磨的再没有棱角,有的则穿上了防护衣。如今他们也变成了父母,是不是正在重演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?

  虽然孩子似块璞玉,唯有雕刻才得以成形。然而孩子也是个独立的个体,有自己的思想和精神,是不可能被大人完全左右的。

  孩子的成长,我们应该更多的是陪伴而不是掌控,除非她的路偏离的太过分,我们都不应该施加强力。爱她之前,先学会尊重。不要因为她个子小,就无视她的意愿。

  能宝喜欢跳舞,周六带她在舞蹈班试课。其中有几个动作她边做连哭,“妈妈,我不行……”我很想上去抱抱她,跟她说她做的很好,可是却只能隔空给她打气。

  课程结束,我和能爸问她,真的想学习跳舞么?即使有些动作做起来会有些疼,也能坚持?她想了一会,然后郑重的点头。这应该是一次成长:知道自己想要的,并且愿意付出努力。也许以后,她会因为跳舞的事情掉很多眼泪,也许会因此想要放弃。家长要做的,就是在尊重她的意愿的情况下,助一把力。

  在她的成长之路上,会有很多选择。我们要守住家长的界限,尊重她帮助她,在她想要放弃时给她一些提示,尽可能的让她自由生长。

在本页继续加载

上一篇:遥感科普交互展观后感 下一篇:没有了
SSI ļʱ